“好梦。”

我梦见万物甦苏,看见林木青郁,月光自云翳的裂隙射向大地,河水从干涸的石间涓涓淌入闪烁银光的雪原。我听见呼啸的凛风,因风吹过涌起的林浪。我碰到温凉湿润的大地,碰到结露的枯萎的白草。我死在这个瞬间,死在这月的光像那河水一样乍暖还寒的夜,死在你看向我的眼里。

“昨晚睡的怎么样?”

“好梦。”

 

他葬在泥土里,你活在天空下

你过去为他而情动是没有意义。从手指间穿过的他的黑发到最后还是碰不到了,曾经为它的灵动而献吻的一双黑眼睛现在也不会再流露波动了。抽屉里他的红星,照片和钢笔,想想也不过空虚的拥有。他葬在泥土里,你活在天空下,他与你的回忆在生与死的鸿沟间如同一撮过去时光遗留下的灰,就这么日复一日,终会被忘却的朔风扬起,吹散,从此消亡。

“我爱在眼前的你,但从不是表象的你。你像是青叶,也像是寒风;可以明媚,也可以冷冽,葬礼时,我为你捧红白相间的玫瑰,静默地站在墓碑前。以为我会就此永远失去你了,旁人却纷纷致词你的灵魂将在我的心中永存。”

 

杂谈

当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的文字并不合大多数人口味时,我稍微犹豫了一下——哇那我是要名气呢还是要我自己呢?我坐在电脑前,喝了几口贡茶思索了一下,还是按我喜欢的来吧,看我文章有一些时候的各位看的一直是我不是说一些非我的文字,如果就这么冒冒失失地为了一时热闹失去我自己,也感到对看我文章的各位没有尊重。而且我的文字没有触雷也没有奇怪的恶心人的设定,只不过偏离了,水平显幼稚了,应该也不是什么让人羞耻自卑的事吧!

 

在生命的尽头,我想起一切有关阿尔弗雷德的回忆

我想起我们的旅程,在青空之上穿行的海鸥,淌过浑浊洪流的无边的荒原,长途巴士上沙尘迷漫的仲夏。我想起我们共度的半生,灰蛾在我们的灯下与光缠绵,他金发闪烁着暖色,蓝色眼睛流露着现今想来的却是切肤的爱情。

 

琼斯先生,听听我几句,是关于你和他的一些无病呻吟

“你妄想他失神乱智,平白生出欲望,妄想他一切交由你掌控,妄想他破烂、绝望、沉寂的双眼,妄想他纠缠你的一切,妄想他对你的欲求与渴望,妄想着他由你生由你死。但你的爱欲于他如同风暴,而他再易碎不过一只翩翩穿花的蝴蝶。或许你能粉碎他半边翅翼使他再也无法飞翔,他终归也只会腐烂在泥地而非你的怀抱。”

 

碎笔

王耀是白月光,阿尔弗雷德是红玫瑰。白月光可以浸透了红玫瑰,红玫瑰也可以赠与白月光一晚染了赤红的梦境。只不过白月光始终不改是一抹皎洁的白月光,世上也没什么红得惊人的玫瑰可被漆为白色。

 

寒陽

 《暖雪》衍生
   本删除TAG的旧文,最终还是加上了TAG…占TAG致歉…
 附加设定:国家体失去国家身份,化身常人, 国家体的回忆与情感无规律随时间流逝遗忘,终有一日忘记了所有为国的记忆,国家体将会死去。
 注意:故作深沉、跳跃思维、强行瞎扯、不知所言

十二月六日,鹅毛大雪纷飞落入街道;八日,淡色日光穿透乌云;十九日,积雪熔化,王耀和阿尔弗雷德迎着水汽在世界彼端重逢。

分开十年,他们忘了往日撞见时是如何微笑着打照面后快步离开。阿尔弗雷德征愣半晌,王耀的容貌浸了风霜变得些许陌生,他西装革履下的脊背依然挺拔,只是眉目间温润更加随...

 

如果说日常国之间都只称呼国名,名字是代表特殊情感??很不正经,勿认真

要是苏\联时期伊万说出阿尔弗名字,那一刻他必须心脏破裂,血液流干,红旗沾染上第一粒尘灰,第一个为他覆灭而痛哭的国民止住眼泪,放下一切尊严与高傲对着克林姆/林宫上方空荡的旗杆放声痛哭。

要是王耀说出阿尔弗名字,必须酒过十杯,昏黄灯光下看他金发眩目,透过他的双眼窥见一望无际的海平面,忘了国的枷锁,忘了由利益欲望催生的这份爱脆弱无比,然后目光中死寂的平稳渐渐染上灵魂的色彩,让一切回到他们刚刚并肩而行的时候。

要是阿尔弗说出苏/联时期伊万名字,那一刻必须所有尘埃落定,强烈的恨意慢慢演变成无可奈何般的孤寂,意识到此时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却完全死透血都流干,紫水晶的眸黯淡无光,再也不复往日神采。那时候他...

 

几千星辰

封闭文明/近太空/遗弃小型空间站员/米×失落文明/遗民耀

借用《三体》‘掩体计划’部分世界观

本文大部分无科学依据

退圈前24小时最后的挣扎

 与 @仓木云 的外来文明梗联动,全职圈特别可爱的太太~(戳我看她的文

以下正文: 

时间停滞,阿尔弗雷德在呼吸竭尽终结时最先想起的是三十万个时间颗粒前,来自7581377号文明,传达至遥远星系的声音。

 

那时他正播放远古时流传的古老歌谣,韵律流淌时,从宇宙深处而来的乐音慢慢融合进音河中,在嘈杂的电波中随歌者的咏唱奏响和弦:那是来自陌生智慧文明的讯息。不知名的哀伤调子缓缓倾...

 

光盲

金钱组暑假企划

我们只要用四个手掌,围成一个小小的谷,纯粹只有我们自己的风雨和阳光,纵是落雪之夜,让寒冷凝结在无边的黑暗中,我们的世界里唱着一首暖暖的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 

© 岷水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